是市政设施缺陷害的

事发地河岸边多数河堤高度均符合规定的安全高度,唯有比较靠近桥边一小段河堤因建设在管道上与管道十字交叉,从管道上方到河堤顶端处仅60厘米左右,分析推断李某应是爬上管道顶端并往河堤处前行时落入河中

【导语】:酒后小便坠河亡,是市政设施缺土地征用陷害的?男子家属状告水务、路灯管理部门索赔百万元,此案二审开庭

去年春节,青年男子李某酒后在河堤边小便,不幸跌入河中溺水身亡该事件引发了死者家属对市政设施管理的质疑:如果河堤高度足够、现场有良好照明条件,悲剧或不会发生为此,其家石英水银灯属一纸诉状将市水务局和市路灯管理处告上法庭,索赔各种损失逾百万元近日,此案在深圳市中级法院二审开庭

这起悲剧发生于去年春节期间:男子李某原本是一家餐饮公司员工,去年1月28日晚(当时是农历的大年初六),李某与姐姐、表弟及表弟女友等4人聚餐,载波电流4人共饮了4支红酒

当晚11时许,4人搭的士返回住所在途经罗湖区船步高架桥时,李某因要解手,4人于是在高架桥上下车,并相继走下高架桥寻找方便解手的地点当时李某走在最前面,其表弟走在中间,李某的姐姐及表弟的女友走在后面期间,李某的表弟还回头告纤维育苗器诉李某的姐姐及其女友,称李某要解手,请她们回避

此后,当三人再向前走时,却没有再见到李某在附近找寻了1个多小时,仍不见李某踪迹,一行人便返回李某姐姐的宿舍睡觉次日早上6点左右,李某仍未回来,他们觉得事情不对遂报警

经警方现场勘验,李某时间延迟当时应当是从桥上走下,右拐弯进入与宝安南路靠近布吉河河堤处小便时,不慎落入河中淹死

李某的父母认为,儿子遭遇横祸系因河堤的建设维护及路灯照明等存在问题如果当时有较好的照明条件,并且河堤高度足够,悲剧或许不会发生

福田法院审理后认为现浇混凝土,死者李某系成年人,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应有维护自身安全的意识李某在与亲属聚餐饮酒后,其行为能力受到酒精的抑制和干扰,在乘车途中下车解手,且自行爬上管道导致落入河中李某未能保证自身安全,是造成死亡后果的主要原因李某的亲属疏于屋面覆盖板对李某的照顾,在李某失踪后未能及时报警求助,是导致李某死亡的一方面原因

对于死者家属对市政设施的质疑,法院审理后认为,水务局作为河堤管理人,在事发地点设立的河堤高度不够,客观上造成一定危险性,是本次事故的另一方面原因

另一方面,死